首頁 -- >> 新聞頻道-- >> 中國青年報新聞
APP下載

送外賣的90后姑娘 給自己多買了份意外險

發布時間:2018-08-23 05:51 來源:中青在線 作者:伍可

  和所有從你我身邊擦身而過的外賣員一樣,陳天琪的外表再普通不過。這位1991年出生、身高160cm、體型瘦削的短發女孩,穿上外賣服,揣著飯盒,在電瓶車上疾馳的樣子,很難讓人發現,頭盔下的人其實是個姑娘。

  陳天琪一天起碼要接30多單外賣,少則要跑六七十公里,多則得跑100多公里。想賺錢,她就多拼一點,想休息,她就停下來歇一會,“自由、賺錢也有意思”。

  入職3個多月,陳天琪得到了一份新的榮譽——世界杯期間全職騎手“宵夜接單王”。微博曾有消息:因為世界杯夜宵外賣激增,外賣“單王”月入2萬元堪比白領。陳天琪對此呵呵一笑,表示根本拿不到這樣的收入,但辛苦卻是實實在在的——她的夜班時間通常從22時開始,結束于0時30分,剛好滿足熬夜觀賽的球迷們的口腹之欲。

  7月,華北平原高溫難耐,北京午間高溫一度飆至39度,晚上又不時會迎來電閃雷鳴的大雨。陳天琪白天被曬得狠了,脖子上便會長出又疼又癢的小紅疙瘩,她只好買了個口罩,送餐路上把頭包住。但一到顧客樓下,她就會將口罩趕緊扯下,為的是“對人要有尊重”。”

  如所有外賣騎手一般,陳天琪對極端天氣又愛又恨。天氣越壞,外賣單量越多,但騎手就得遭罪。大雨影響車速,從而耽誤送餐的時間。陳天琪常常顧不得穿上連體雨衣,全身濕透。而顧客的餐還在手里,禁不起片刻耽誤。

  騎手遲到了幾分鐘,外賣系統都會有記載,而騎手也會遭到相應的處罰。而比處罰更讓人難過的,則是某些顧客的態度。有些顧客會說聲謝謝,辛苦了。但也有些人會沉著臉,不說一個字地接下外賣,然后“砰”一聲關上了門。

  更大的安全隱患潛伏在陳天琪工作的路上。深夜,陳天琪的電瓶車需要躲避深夜冒出的無數施工的吊車、卡車,并小心翼翼地在大車的夾縫中穿過。陳天琪的公司為所有騎手買了保險。她自己不放心,又買了一份人身意外險,“畢竟我們這個行業是高危”。

  世界杯期間,一個下過雨的夜晚,在一條大馬路上,陳天琪騎著電瓶車筆直前行,車速很慢。對面左邊馬路迎面駛來一輛白色小轎車,對方忽然掉頭,車頭轉彎,對準了她駛來。離電瓶車不到半米的距離,車頭堪堪停住。

  陳天琪伸出手,示意對方搖下車窗。“你們為什么不打轉向燈?”她壓著嗓子質問。對方揮了揮手,不發一言。趕著送餐的陳天琪沒有再多停留,啟動上路。事后,她憤恨地說:“這些不遵守交通規則、不打轉向燈的車,多可恨!”

  陳天琪還記得,剛入行沒幾天,也是晚上,一輛小車未打轉向燈忽然轉向,為了避讓,她連人帶車摔在路面。爬起來后,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外賣有沒有壓壞。車被摔壞了,好在她距離目的地不到200米,于是,陳天琪推著車,一路把餐“推”到了顧客的手里。

  當下,在“互聯網+”和消費升級的催化之下,外賣已是一個年營業額高達數千億元的行業。然而,行業崛起的背后,是每一位一線送餐員風里來雨里去的日常。當我們享受著外賣的便利與美味的時候,很少有人記得,是外賣員們的辛勤勞動,才讓我們擁有舒適的體驗,他們最不應該受到虧待。

  如今的陳天琪,已經度過了做外賣騎手最初的新鮮勁兒頭,也漸漸意識到,這項危險而辛苦的工作,并沒有許多人看到的那么“能賺”。對于何時不再漂泊,她未敢多想。“以前還能想想,做做計劃,但是,送多少單能買得起一平方米房子呢?”

  曾經被陳天琪服務過的人們,大概早已忘了她的聲音與面容,或許有一天,她自己也會漸漸忘卻自己曾經走過的這段職業生涯。但是,我們所處的這個時代,理應記住這個平凡而忙碌的群體。

  (應本人要求,陳天琪為化名)

【編輯:黃易清】
相關文章
猜你喜歡
    熱點新聞更多>>
    圖片閱讀更多>>
    定位胆选号技巧 临清市| 册亨县| 泰和县| 奉新县| 盖州市| 阿拉善右旗| 赤壁市| 泸溪县| 平昌县| 尚义县| 乐安县| 城步| 鹤庆县| 永新县| 铜山县| 和顺县| 金川县| 白水县| 军事| 治县。| 潮州市| 庆云县| 越西县| 双桥区| 白银市| 南宁市| 柳林县| 四平市| 滦平县| 靖远县| 新田县| 新源县| 卓资县| 敖汉旗| 双牌县| 美姑县| 永昌县| 康马县|